云间是个数学做不完的菜鸡

Seer/全职/螺旋圆舞曲
主叶柔/雷希/盖缪
沉迷于泽维尔/叶叶
梦想翻身的咸鱼

My Song

第二乐章 春日火焰
       本章cp:雷希
      

      塞西莉亚是她的故乡,在极圈里,每年总有那么八个月万里冰封千里雪飘,冬夏三个月极昼极夜。
        好在塞西莉亚有一定的旅游资源,有海豹,候鸟,海豚,鲸和北极熊,除了万恶的资本主义帝国米帝曾经的汽油都含铅又不仅外销还全世界乱跑导致的全球浅海铅含量上升,这里清澈得像块净土。
       科考人员的破冰船也总会途径这里,有时会寻求补给。综合以上种种,这里简直有种田园式的安逸——当地居民甚至不像常人想象的那样,他们不用捕鱼。此处是净土,自然要保护。在不好的年景里,为了维持濒危动物的数量他们还会在政府帮助下向小动物们投喂食物。镇子里的人少,生育率很低。医生只需要两名,一内一外。除了必要的商店之类,其他大部分人是科考或科研人员,他们观察附近的海域,试验新的海浪能的涡轮,记录今年的到来候鸟,偶尔客串兽医出动救治落单的虎鲸。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只会留在塞西莉亚,即使离开也不过是求学的几年时光。阿克希亚姐妹是异类,她们背井离乡,回来的时间寥寥。

       塞西莉亚的旅游业发达的原因还有浪漫。许多人一生也许都无法看到的极光在那里也不稀奇,稀松平常得像后来她所在的学校的彩虹——往南一千二百公里,要跨过世界上最大片的冷杉林。就是在那里,她遇见了雷伊。

       其实她比雷伊年长了4岁,按理说,岁月该使他们之间有着一条条代沟,可是他们聊得轻松写意又愉快,交流深入,甚至谈及未来,比如最后的最后阿克希亚在纠结她要去哈佛学金融还是UOB,那里有她最喜爱的服装设计。“是我我肯定选UOB。”他轻声道,“有选择的权利,就该选最好的。”“是么。”阿克希亚以第三人称视角看着稚气版的自己若有所思,当时她在想什么呢?也许是她的姐姐。那时阿克妮斯在法学也是一枝花,辩论赛二辩打攻防打得精彩,她在毕业前夕都觉得自己是天生的诉讼律师,伸张正义,就像super heroine,但她还是选择了非诉,无论是为了什么。

       雷伊像是看透了她的纠结,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那是他们第一次肢体接触,打破了他们自初次相遇便开始保持的礼貌的距离,无论气氛如何暧昧。即使熟络也从未拥抱,更近一步的亲吻,大概也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她什么也没说,更没做丝毫回应。

       春末,最后一片黄叶落下了,微风吹起她的裙摆和她自己偷偷改造的白纱。原本就不错的美观度更上一层,飘然似仙。

    
      没有大洋彼岸的华夏莘莘学子的紧张气氛,不必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阿克希亚漂亮的绩点即使选择普林斯顿斯坦福之流的常春藤名校也几乎不存在失手问题。
      但她还是听了他的话,那个有着微风的下午,比起正午褪去了许多燥意却即将迎来夕阳的时间,她决定了至今的道路,却没想到之后与雷伊的失联。她在有热辣的阳光的加州,雷伊与她相隔一条国境线。一年后,他交换去了英国读公学,从此杳无音信。

       其实也不算失联,阿克希亚偶尔还是能从学妹口中能打听到雷伊不知真假的近况,比如,他毕业后没有回来,一直留在欧洲大陆。当时的她燃起了熊熊斗志,不知疲倦。她继续深造,同时拜读了无数著作。法语,不会的词汇自查,没选修的德语自学。两年内她就进了柯尔德的个人工作室,来到巴黎,自此一帆风顺。

       夜半时分惊醒,一条街都是寂静的,唯有路灯与各家花园里的小灯还亮着。这里是富人区,独霸着一方绝好的海景,最靠近的几户的阳台景致更甚于七星酒店的无敌海景房。

      玄冰到她家时总是如此贴心。她的床头柜前放着一杯微凉的水,射灯下名家之作闪烁着迷离的光。她留了张纸条,絮絮叨叨食材分别放在六开冰箱的哪一层哪一格,新收拾的东西有分别在厨房某橱柜的某夹层,连落款的时间都写的端正,处女座吗。
       手环显示她的睡眠时间不过三小时,可她觉得过了很久很久,长到足够在梦中回忆所有与雷伊有关的往昔。所有——包括了与他会面还有任何谈话的前因后果以至于刚睁眼时怀疑会遇见万道霞光。
      
        毫无困意,她便开始整理如山的手稿,摞起来可绕她家三圈。那些一时捕捉到却尚未完善的灵感,曾经嫌弃缺乏灵魂的创作……她翻找着,忽然看到一片红云。那是她第一次来巴黎时所见的日出。怀着憧憬与野望,如火的,热烈的裙装。那时的她捕捉到了当时的颜色,明丽而绚烂,却想不出应该用怎样的裙装与之相配。
       幸亏颜料的色彩没有褪去,那样大胆的用色只属于造物主,而她不过是沙滩捡贝壳的人。一番翻找后,是一件修身长筒裙的图纸,上面的图案看似粗略,却充满力量感。来自曾经的梦境,与此番写实风不同,充满了浪漫主义甚至野兽派的思潮。冰山在最后一个极夜里燃烧,照亮了寂寞的永夜,还有无边的晨星。      
        她潦草地记下,春日火焰。
T.B.C
*某个雪后的晴天/我看见春日火焰/跳动在我心上荒芜的冰原——《春日火焰》。
*雷伊依然不露面,我觉得他已经习惯了。但是戏份biu一下上去了啊哈哈。
*进度条君艰难地往前爬了一步……
*我已经不敢打战联了!打什么tag好呢
*在我的预想中现在都能刷卡莱卡了啊好痛苦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