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间间间间间

Seer/全职/螺旋圆舞曲
主叶柔/雷希/盖缪
沉迷于泽维尔/叶叶
梦想翻身的咸鱼

【主战联】My Song

第三乐章  第一部分

主Cp:雷希/盖缪/卡莱

       众所周知,海马体储存人类的记忆,而遗忘,是自我保护的机制。曾经觉得来巴黎,步入Grace. K是难以忘怀的记忆,也时常从回忆的旮旯角里缅怀,但梦醒后,她发现,时间依然模糊了曾经令她心跳如鼓的往昔,记忆中的金云的线条朦胧而暧昧,但忠诚地复制下与雷伊的任何互动。他的白衬衫,整整齐齐,在回忆中纤尘不染。

      他们没有一起看过宏伟日出,没有一起去过白沙长滩,但日月交替中的夕阳总是他们的背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雷伊?大概是他进校第一年复活节。
        那天的天气好得惊人,夕阳要被群山遮挡时,雷伊不经意抬起头,脖颈的弧度是那么好看,完美符合任何青春向文艺片。

       七色光晕染了云彩,厚厚的云层像不规则的棱镜,折射出更多,更美丽的光焰。法语教师布置了《海蒂》并要求他们写下观后感,她阅读得不快,章节也不多。刚看完海蒂第一次来到阿尔卑斯山沉醉于晚霞的部分。
       事后她认为海蒂那一天看到的,与她所见,一样美丽。而且,海蒂只有一片草甸,而她有校园里的尖塔,有浮冰漂浮的湖泊,还有背后无边无际的冷杉林。感谢夕阳,有着和晨曦一样斑斓的色彩。她重新捕捉流逝在时间里,最纯粹的想法。
       

       过去的岁月如墨影似惊鸿,她除了回忆缅怀还能也只能继续往前走,如朝圣言一步一叩拜走向麦加圣城,向老师柯尔德“教父”的地位发起挑战。

       待阿克希亚从灵魂出窍的状态下回过神来,只觉得头部和胃部隐隐作痛,还有一种消耗精力过大的疲惫,让她心中闪过和床在一起睡个地老天荒的想法。若她脆弱的胃又出问题可能会被玄冰絮叨到死的……她灌下热牛奶,从抽屉中取出梳打饼,又订了外卖才开始审视她几近疯狂状态下画出的作品。
       锥形长裙,主基调为红蓝,但紫,橙,黄,绿,金等色同样占有一定比例,讲究自然和谐之美,同色系中大多选用各种只差一两度的相似颜色,光是黄色内部色就用了26种颜色堆砌,哪怕是是紫色与玫色的过渡也用了9种。很满意,仿佛的日出盛景跃然纸上。下摆用丝绸镂空,渐变色与褶皱,营造出晶莹剔透的质感。同时与绿,紫,青相接的蓝色到最后近乎无色,意指海上冰山。
       阿克希亚想,虽然是件裙装,而且也不大符合格林的要求,毕竟他可能想要的是打歌服但这件比较适合走红毯开发布会,材质的原因也不大适合上晚宴,她还是希望能够将满意的作品呈现给雷伊看,毕竟都在『战神联盟』旗下,人数不多,抬头不见低头见。
       将灿金色加在在亮蓝色部分旁的光斑上,流畅地画下一只萌版北极狐,憨态可掬,还有九条尾巴。署名,阿克希亚,春日火焰。
     
       她把设计图发给叮叮,她的打板师,九尾狐的设想就是她提出的。她来自东方的华夏大地,最近回老家过春节,因为回家后也没下vpn,她们依靠微信联系。其实她有着不错的设计天赋又足够勤奋努力,如果当初坚持,甚至进入一线品牌当普通设计师不说板上钉钉也是迟早的事。可是她选择成为了打板师——最好的,走出了更宽广的路。阿克希亚露出一丝微笑,想了想又给了玄冰一份让她丢去备案。

       接近饭点,此时闲的不行的她秒回,好歹阿克希亚是柯尔德的继承人,四舍五入也是个CEO,能问她今天为啥不来监工吗?不能。
       发了张飞吻的挑逗表情包,她打字,“下午有空吗?”“?”除了与生意伙伴谈事她打字几乎能省则省,不是高冷,是懒。“格林说下午会请裁缝量SH他们的十九点数据。如果你有空可以继续构思契合他们气质的打歌服。”“。”“格林希望SH走禁欲风,缪斯单人组合是可爱帅气风。衣服需要一定的类似金属质感,毕竟还要配合舞步配饰应该不能太多。”对面回了个动态表情,小黄人咧着嘴对她敬了个礼。“两点半,我去接你。”之后阿克希亚没了回音,她也不在意,从抽屉中抽出小化妆包开始补妆。

       她将自己的miata倒进阿克希亚家的花架下时,阿克希亚绷着脸似乎等待许久了。她身着叮叮回老家过年前为她打板的过膝中长裙,生态主题的慈善晚宴,主题是海洋之歌,与定制它的女星尤米娜那条是同一系列。它并没有拿去发表,仅作私服。
       蓝色的素绉缎连衣裙,尤米娜走台时,穿上的是华美的礼服长裙,如海潮般的褶皱,灵感自落日海岸,素绉缎的光泽从每一个角度看来都有不同的深浅光辉,使整件衣服看起来像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海中砗磲一般,绝妙而虚幻。特殊的纱料紧贴在素绉缎上,轻薄得甚至无法遮盖墨蓝色自带的光芒,但纱料反射光线的频率与素绉缎并不一致,于是蓝色的光芒便在深浅变化之中蒙上另一层明暗变化。
       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落日使海面如此多姿,云霞映在海上,远处是墨蓝色的即将被黑夜笼罩的静海,近处是挽留夕阳的海滩,稀碎的,白银为底的珠片似高光,作为裙子的点缀。走步时波浪形的裙摆上一层层地荡漾开来,仿佛落潮的海浪,轻轻拍击沙滩。私服的裙角则几乎没有点缀,修身款,线条简洁,版型走线类似,但它的装饰则主要依靠褶皱,再配上产自大溪地的黑珍珠点缀,既显气质高贵又奢华内蕴。
       阿克希亚妆容精致,脚穿恨天高,平地拔高到一米八,战斗状态啊。

      
       她吹了声口哨,接过保时捷钥匙。待阿克希亚坐稳后开始风驰电掣,在吊销驾照的边缘疯狂试探,半小时路程生生挤成十八分钟。半途接到工作狂叮叮的消息,说她即将在中国登机。叮叮此行请假五天,一天用于倒时差,三天过春节,一天则送给两次航班,这还得亏她老家刚开通直飞巴黎的航线,否则连大年初二走亲戚的时间都挤不出。毕竟要赶接下来的大秀,别人春节三亚马代新加坡,她忙得四脚朝天。一到此时就嚷嚷加薪,振振有词称这是春节症候群。平常阿克希亚还有心思问问有没有带她热爱的火锅料和韭菜猪肉饺子,但此刻她甚至如初出茅庐的菜鸟设计师要操刀大秀一般紧张万分,第一次战役即将打响,她已经迈开腿宛如超模走台气场全开杀进大楼里。

       排练室里是位老熟人,鲁斯王。他是华裔,平时总能与叮叮聊两句。正被他折腾的是卡修斯,发色是纯粹的浅金色,旁边是小声与布莱克的交流的雷伊。阿克希亚突然哑火了,唯恐自己再次失态,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角落剩下窃窃私语的盖亚与缪斯,她端详缪斯片刻后确认她的气质不亚于超模,足以撑起她的红裙。等待的时间够长,足够她将自己收拾妥当,还能将纸质稿输入电脑在数位板上再做修改。

      可能是她的眼神太过明显,疑似情侣的一对儿停止谈话开始像她看来。阿克希亚弯弯唇,虽然幅度小得有些像扯,努力发射友善的电波。在一片尴尬的气氛中,格林小跑过来救了场。阿克希亚身旁的玄冰抢先开口:“格林,我们设计好了一件礼服,可以用于第一次发布会。”pad上是阿克希亚刚用蓝牙传输的电子版,她挑出完成度最高的那张给格林。“当然,今天刚出初稿,回去后会继续完善。”
       “打歌服,私服风格待定?”格林面上的表情相当满意。“有想法。”她在相册翻找几下,是双罗马凉鞋,绑绳拉至膝盖,编织的网状图案会在身上显出扭曲的美感,上身搭配迷彩长衬衫。她解释:“缪斯小姐的腿长且笔直,这种风格难以驾驭且能突出她的优点,以后私服出街可以往这种方向发展。”作为曾经一手带出布鲁这等双料影帝的金牌经纪人,自有其过人之处,当即排版:“可以,这两套的定金之后我们会交付。合同可以今晚发过来,谈妥后签订。”玄冰点头,开始在平板上起草文书。

       没人打扰她的思绪了,她开始直愣愣地盯着脚尖发呆。下午三点的和煦的阳光射进透明玻璃,鞋上的水钻闪闪发亮,她除了工作笨拙地像个小孩。雷伊……想着,她抬起头,却看到一张放大了数倍的脸,SH三人都应上前来,正中间的是雷伊,他正向她伸出手来。这时她才发觉自己的双拳刚才攥得过紧,掌心间已留下清晰的痕迹,传来细细碎碎的痛,像是提醒她,你该清醒些,想想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师姐,好久不见。”真是久违了的声音,算下,她竟有些恼恨。我的大名也许不算如雷贯耳,可是若你在设计师群体里打听我也不应该是被所有人遗忘的,一文不值的尘埃。为什么不来找我?这句好久不见不应该发生在这么真的迟,至少不该是现在。

       可曾经的习惯让她依然对他展露笑颜。“是啊,好久不见。”

T.B.C.
*雷伊上线!下章卡莱/莱修我决定改成爱情向,无差就是了【觉得不写肉都一样不必分攻受的小声bb】
*叮叮即将上线!试图用她搞个大事情en

My Song

第二乐章 春日火焰
       本章cp:雷希
      

      塞西莉亚是她的故乡,在极圈里,每年总有那么八个月万里冰封千里雪飘,冬夏三个月极昼极夜。
        好在塞西莉亚有一定的旅游资源,有海豹,候鸟,海豚,鲸和北极熊,除了万恶的资本主义帝国米帝曾经的汽油都含铅又不仅外销还全世界乱跑导致的全球浅海铅含量上升,这里清澈得像块净土。
       科考人员的破冰船也总会途径这里,有时会寻求补给。综合以上种种,这里简直有种田园式的安逸——当地居民甚至不像常人想象的那样,他们不用捕鱼。此处是净土,自然要保护。在不好的年景里,为了维持濒危动物的数量他们还会在政府帮助下向小动物们投喂食物。镇子里的人少,生育率很低。医生只需要两名,一内一外。除了必要的商店之类,其他大部分人是科考或科研人员,他们观察附近的海域,试验新的海浪能的涡轮,记录今年的到来候鸟,偶尔客串兽医出动救治落单的虎鲸。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只会留在塞西莉亚,即使离开也不过是求学的几年时光。阿克希亚姐妹是异类,她们背井离乡,回来的时间寥寥。

       塞西莉亚的旅游业发达的原因还有浪漫。许多人一生也许都无法看到的极光在那里也不稀奇,稀松平常得像后来她所在的学校的彩虹——往南一千二百公里,要跨过世界上最大片的冷杉林。就是在那里,她遇见了雷伊。

       其实她比雷伊年长了4岁,按理说,岁月该使他们之间有着一条条代沟,可是他们聊得轻松写意又愉快,交流深入,甚至谈及未来,比如最后的最后阿克希亚在纠结她要去哈佛学金融还是UOB,那里有她最喜爱的服装设计。“是我我肯定选UOB。”他轻声道,“有选择的权利,就该选最好的。”“是么。”阿克希亚以第三人称视角看着稚气版的自己若有所思,当时她在想什么呢?也许是她的姐姐。那时阿克妮斯在法学也是一枝花,辩论赛二辩打攻防打得精彩,她在毕业前夕都觉得自己是天生的诉讼律师,伸张正义,就像super heroine,但她还是选择了非诉,无论是为了什么。

       雷伊像是看透了她的纠结,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那是他们第一次肢体接触,打破了他们自初次相遇便开始保持的礼貌的距离,无论气氛如何暧昧。即使熟络也从未拥抱,更近一步的亲吻,大概也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她什么也没说,更没做丝毫回应。

       春末,最后一片黄叶落下了,微风吹起她的裙摆和她自己偷偷改造的白纱。原本就不错的美观度更上一层,飘然似仙。

    
      没有大洋彼岸的华夏莘莘学子的紧张气氛,不必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阿克希亚漂亮的绩点即使选择普林斯顿斯坦福之流的常春藤名校也几乎不存在失手问题。
      但她还是听了他的话,那个有着微风的下午,比起正午褪去了许多燥意却即将迎来夕阳的时间,她决定了至今的道路,却没想到之后与雷伊的失联。她在有热辣的阳光的加州,雷伊与她相隔一条国境线。一年后,他交换去了英国读公学,从此杳无音信。

       其实也不算失联,阿克希亚偶尔还是能从学妹口中能打听到雷伊不知真假的近况,比如,他毕业后没有回来,一直留在欧洲大陆。当时的她燃起了熊熊斗志,不知疲倦。她继续深造,同时拜读了无数著作。法语,不会的词汇自查,没选修的德语自学。两年内她就进了柯尔德的个人工作室,来到巴黎,自此一帆风顺。

       夜半时分惊醒,一条街都是寂静的,唯有路灯与各家花园里的小灯还亮着。这里是富人区,独霸着一方绝好的海景,最靠近的几户的阳台景致更甚于七星酒店的无敌海景房。

      玄冰到她家时总是如此贴心。她的床头柜前放着一杯微凉的水,射灯下名家之作闪烁着迷离的光。她留了张纸条,絮絮叨叨食材分别放在六开冰箱的哪一层哪一格,新收拾的东西有分别在厨房某橱柜的某夹层,连落款的时间都写的端正,处女座吗。
       手环显示她的睡眠时间不过三小时,可她觉得过了很久很久,长到足够在梦中回忆所有与雷伊有关的往昔。所有——包括了与他会面还有任何谈话的前因后果以至于刚睁眼时怀疑会遇见万道霞光。
      
        毫无困意,她便开始整理如山的手稿,摞起来可绕她家三圈。那些一时捕捉到却尚未完善的灵感,曾经嫌弃缺乏灵魂的创作……她翻找着,忽然看到一片红云。那是她第一次来巴黎时所见的日出。怀着憧憬与野望,如火的,热烈的裙装。那时的她捕捉到了当时的颜色,明丽而绚烂,却想不出应该用怎样的裙装与之相配。
       幸亏颜料的色彩没有褪去,那样大胆的用色只属于造物主,而她不过是沙滩捡贝壳的人。一番翻找后,是一件修身长筒裙的图纸,上面的图案看似粗略,却充满力量感。来自曾经的梦境,与此番写实风不同,充满了浪漫主义甚至野兽派的思潮。冰山在最后一个极夜里燃烧,照亮了寂寞的永夜,还有无边的晨星。      
        她潦草地记下,春日火焰。
T.B.C
*某个雪后的晴天/我看见春日火焰/跳动在我心上荒芜的冰原——《春日火焰》。
*雷伊依然不露面,我觉得他已经习惯了。但是戏份biu一下上去了啊哈哈。
*进度条君艰难地往前爬了一步……
*我已经不敢打战联了!打什么tag好呢
*在我的预想中现在都能刷卡莱卡了啊好痛苦

【主战联】My Song

第一乐章

主Cp:雷希/雷亚

       之后格林说什么她也再也听不见了,只觉得他的唇瓣一张一合好像溺水的鱼。玄冰闻弦歌而知雅意,一看阿克希亚面色不对开始神游太虚,心里一咯噔,唯恐金主大人今天心态爆炸带着排位连跪自此招牌凉凉大腿不再粗壮,中央戏精学院出身的她一拍脑门便开始飙戏:“我们阿希有灵感了!请给支笔……今天得到此为止了,抱歉——”语言真挚,表情诚恳,语调与隔壁王大娘:“哎哟,我煤气没关。”有异曲同工之妙。      
       老好人格林自然是送佛送到西,当即宣布到此为止还想一路相送到停车场。玄冰拒绝啊,唯恐她的阿希爸爸智商下线一步三回头来个十送红军,即使格林平日不愿可以揣测朋友,如此显而易见,比格林和布鲁一定会出柜还好猜,未来什么大事都能以此为把柄拿捏阿克希亚,可不就是鬼子进村的花姑娘么!

       以一种老父亲看女婿的眼神死亡瞪视格林半分钟,死孩子!猪队友!他终于接受到玄冰的脑电波:“一路走好。”他无比真诚地说。

      待到她们坐进玄冰那辆骚包地马自达Miata里,阿克希亚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慈祥的老父亲捂胸,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可惜落花有意,流水却不一定有情,想一想,怎一个惨字了得。可是都说男人三大喜为升官发财死老婆,既然最近财运不够亨通那桃花朵朵开也是有可能的……不对,不是这个思路。她扶额。

        正常人应该是什么想法?打助攻?玄冰觉得自己这种骨骼清奇缥缈若神的小仙女可能只能建百十座庙,毁万千姻缘,哪怕是露水情缘也不得幸免。打幼稚园以来,她帮递过情书巧克力的人们从来就没好下场,哪怕曾经情比金坚也会有狗血大戏上演,轰轰烈烈过后总是分手完事。她曾经觉得大概都是巧合,但是到了一起从Cecilia走出的,自襁褓以来的好姬友,她唯恐自己奇妙的磁场影响了阿克希亚。

       汽车窜出好久了,再过一公里就得到阿克希亚的公寓与工作室的分叉口,她觉得不能放任自己的塑料姐妹花继续在贤者的时间里思考人生的真谛,开口问道:“公司还是回家?你要是回家我还能给你做做晚饭。”即使恍惚得宛如灵魂出窍,吃货的本能也把她拉回了现实。离开了玄冰她简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全靠外卖苟。
       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爱情与面包各选其一,面包摆在面前,还要爱情干什么?什么劳什子雷伊,什么陈年旧事都被丢进废纸蒌,比舔过的盘子还干净。“上次的中餐很好吃。”阿克希亚慢慢回复,于是车一甩尾,冲向了隔壁大超市。

        两人各推一辆购物车,在各自的领悟愉快地撒欢。玄冰的购物车里是各色有机水果有机蔬菜是奶粉是燕麦是香料,是符合均衡营养健康膳食的样板。而阿克希亚篮里是薯片薯条是软糖硬糖是巧克力和爆米花,富有童趣而高热量。她们汇合时玄冰的牙都疼了。“祖宗,”她循循善诱,“求您有点人在江湖混的自觉好么?你底下的职员为了身材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中午只吃一片全麦面包是常事我们不要为了面条与自己过不去,要为健康干杯对不对?”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阿克希亚讨好地笑笑,平时别人总觉得她是座面瘫总是不苟言笑哪怕是得了什么天大的荣誉或是市场部提交的报告远超预期她也是笑容淡淡,像是应酬一般。

       其实都是假的,所谓冰山不过是一开始在纽约大律所搞global pay的大姐阿克妮斯灌输的“到了重要场合要绷起脸要严肃”的观念,到了后期简直矫枉过正,不在几个特定的人面前都像是朵高岭之花。
       “就一次啊,下不为例。” 玄冰此时倒像是个大姐其实她才刚读完MBI一年,离开校园同时。和20岁就开始在时尚圈摸爬滚打的阿克希亚相比简直虚的要死。

        “走吧,别饿着了——”她笑笑,“零食上交,办公室合理分配。”阿克希亚抗议,无效,驳回。
        “假的,骗你的。反正你吃不胖。”阿克希亚佯怒,两个女孩笑作一团。

T.B.C
*雷伊,你是男主可是你没出场,对不起雷伊,我有罪。
*试图憋出个大招,然而这大概就是传说中脑子里是九寨沟,写出来是小水坑吧……
*其实我真的排版过了,可是老福特并不给我面子……也许以后得靠截图苟了。

【主战联】My Song

cp:小鲜肉雷x设计师希/鲜肉盖x小花缪,卡莱卡兄弟向

小学生文笔,在ooc的道路上策马奔腾

        阿克希亚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星星点点,她闭上眼,想起那月明星稀而月色淡如薄雾的夜晚,惆怅地叹息。
        办公室里的小助理见了在心里默默吐槽。总监大人阿克希亚,也许可能大概是他人眼里人生赢家中的人生赢家,如果大家都是钻石,别人不过是1克拉,而她大概从切割工艺就开始蔑视众生。“冰雪女王”是她的赞誉,独特而剑走偏锋却追求实用的风格使她的追随者能从巴黎排队到布鲁塞尔。
       可是阿克希亚总认为,自己就像燃尽了所有能源的火箭一般,要变成太空垃圾了。自18岁那年她的设计“塞西莉亚之冬”惊艳了蓝血高定时尚圈,又在次年每一季度都以“冰”命名的系列领跑。世人以为她特立独行,只有她知道自己作为灵感型设计师,尚未形成体系的她只能自生活与记忆中寻找设计灵魂。后来即使已然完善,可五年光阴如白驹过隙,他们已经形成了刻板印象,甚至开了赌盘猜测几年后她会改变。所以她死犟死犟地撑着也不是不愿改变,只是告诉自己……那是挑战。
       十年过去了,随着她的要求水涨船高,“冰”之名义下的设计的数量自然也越来越少,到后来,每一季度都无法撑起一个系列,到最后干脆每年只在冬季的伦敦时装周亮相。
       是缺少改变的契机么?也许吧。阿克希亚想,我想回家,回到名为塞西莉亚的小镇,那里每年有八个月大地是冰封的,接近北冰洋的地界甚至能看到北极熊。
       然而自从柯尔德老师将Glace. K的管理权限赠予她后,她再也无法在圣诞钟声响起时在故乡的壁炉边上清唱“圣善夜快乐”了。圣诞后就是各大牌的时装周,无论如何,都无法在那时回家。
        还有G&B,她兼任了时尚总监。对于今年
重磅推出的『战神联盟』,旗下成员的出道形象终归是要把关的。
        已过八点,虽说大部分人也喝着苦涩的意式咖啡在加班的线上各自狂奔,明明是全透明的玻璃门,热烈的气氛似乎蒸腾起了雾,套间外的景致变得朦朦胧胧,模糊了穿着高跟鞋狂奔的新职员的面孔。
         懵懂而稚嫩的面孔,就像雷伊——战神联盟的小成员,没有后台,没有背景,甚至身高在娱乐圈的胡杨林里就像棵孤苦无依的小白菜。然而他是c位。当时的格林看着玄冰眼中的怀疑,笑着问她:“要不要赌一把?赢了就免费为他设计套小礼服,领小金人时穿。”她的助理玄冰总有说不尽的俏皮话:“那您输了脱光绕香榭丽舍裸奔一圈?”格林脸上温和的笑意皲裂正酝酿词句——玄冰真情实意一字一顿:“大爷饶命。”
      “你看好他?”“自然,他的努力和天分完全配得上他所处的位置。他还是一般副歌部分的主打。”格林收起了刚才的揶揄。“那真是相当高的评价。战神联盟旗下目前只有的男团『Stereo Heart』与女团『Electromagnetic Induction』?”格林耸肩,“但他们一定会成功。”这可是一群才华横溢的小怪物,当然,有些人背景和才华一样闪耀。”“拭目以待。”玄冰朝他眨眨眼,格林也配合般弯了弯眉。“多聊了,请进。”
       推门就是他们的排练室,录音棚与舞厅一应俱全。
         “女团舞蹈担当,缪斯。”入目先是一位身材火热的少女,虽然比喻相当俗气但也只有烈焰能与之相比吧。她身着紧身练功服,拉着弓步手提剑术训练专用弓,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远处有位染成白发的红膜少年正将视线集中于她,格林一行人的到来使他默默转移了目光。
       “什么情况?刚出道就出绯闻会凉凉的。”玄冰压低嗓音八卦,“……不,男方是瑞尔斯他弟,凉的会是女方。”“都不会凉,女方是天蛇的少主。她们的出道MV是箭术?”阿克希亚提问。“有一箭刺破虚空的想法,有这些背后的赞助商特效经费绝对足,自然可以采用这种想法。”格林儒雅的笑容此时仿佛变质成了痴汉……对象是小钱钱。想想瑞尔斯的霸总操作,他们都觉得稳得一批,更何况还有同样财大气粗的天蛇。
     “那是谁?”玄冰似乎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之所以熟悉是阿克希亚的前男友就是这种画风,金发碧眼,蓝色的瞳孔清澈潋滟,只是面部年轻得多。“他叫雷伊。”格林语调轻快,“本团最好掌控的存在——他曾算是个难民。”
       阿克希亚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扼住了,轻轻屏住了呼吸。
*玄冰兽,把兽去掉了不然大概很出戏吧……

女仆是对我记忆力的考验呐……虽然来钱比较快

孙哲平0817生贺活动开启!

包包包子铺!:



他叫孙哲平,是一个狂剑士,也许还是一个不知退让、不知收敛、不知忍耐的战士——他总和自己战斗。


在那个最为艰难的夏天,在也曾拥有过的美好张狂的青春,还在将来。


将来,他依然手执重剑,他依旧向前,只要再多几分钟,再多给他几分钟。


他定能回来。




即日起,至8月15日12: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因不可抗力因素,大孙的生日开屏将调于8月16日开启~


届时记得相约LOFTER,为我们的狂剑士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0817孙哲平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๑´ლ`๑)

品牌控:

周五福利弹【希思黎 Izia香水随身装 等你来试用

除了口红,香水应该也是小仙女们心中的头号大爱了吧!每当换季,大家的衣柜和化妆台就会有一番新的景象。对于香水爱好者来说,换季也可以换新香啦~可能你还在为选择哪款新香而犹豫不决,别慌,小编给大家带来了希思黎 Izia香水随身装的免费试用机会,这款或许就是你最中意的味道!做精致的猪猪女孩从香水开始~

 

参与方式:

关注“品牌控”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

同时小仙女也可以同步网易美学参与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1月5日—1月12日

 

试用人数:5

 

申请TIPS: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最爱的香水,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品牌控”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注意!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免费试用”若没晒试用感受者,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


 

试用产品介绍:

 

希思黎 Izia香水

Izia伊莎香水是Sisley法国希思黎的创始人之一Isabelle d’Ornano伯爵夫人开发设计的。设计灵感源自法国卢瓦尔河谷旁的一座庄园,庄园内花园中种植的玫瑰在高大树木的庇护下不会遭遇风雨侵袭,因此保留了采摘时的甜美芳香。五月下旬,玫瑰开放短短两周,Izia伊莎香水会萃取此时玫瑰所散发的浓郁芳香。Izia伊莎香水赋予女人的美妙,就如在五月的巴黎收到一捧娇艳的玫瑰。

 

本次试用产品:

 

希思黎 Izia香水随身装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品牌控】所有


这首歌才最适合诠释青春吧,充满温暖与希望。歌手也是有小阿黛尔之称的Delaecy.

不改了我就叫柠檬吧:

人生何处不相逢,处处都有本子戴。


柠檬酱曰:滚你麻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