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间间间间间

Seer/全职/螺旋圆舞曲
主叶柔/雷希/盖缪
沉迷于泽维尔/叶叶
梦想翻身的咸鱼

【主战联】My Song

第一乐章

主Cp:雷希/雷亚

       之后格林说什么她也再也听不见了,只觉得他的唇瓣一张一合好像溺水的鱼。玄冰闻弦歌而知雅意,一看阿克希亚面色不对开始神游太虚,心里一咯噔,唯恐金主大人今天心态爆炸带着排位连跪自此招牌凉凉大腿不再粗壮,中央戏精学院出身的她一拍脑门便开始飙戏:“我们阿希有灵感了!请给支笔……今天得到此为止了,抱歉——”语言真挚,表情诚恳,语调与隔壁王大娘:“哎哟,我煤气没关。”有异曲同工之妙。      
       老好人格林自然是送佛送到西,当即宣布到此为止还想一路相送到停车场。玄冰拒绝啊,唯恐她的阿希爸爸智商下线一步三回头来个十送红军,即使格林平日不愿可以揣测朋友,如此显而易见,比格林和布鲁一定会出柜还好猜,未来什么大事都能以此为把柄拿捏阿克希亚,可不就是鬼子进村的花姑娘么!

       以一种老父亲看女婿的眼神死亡瞪视格林半分钟,死孩子!猪队友!他终于接受到玄冰的脑电波:“一路走好。”他无比真诚地说。

      待到她们坐进玄冰那辆骚包地马自达Miata里,阿克希亚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慈祥的老父亲捂胸,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可惜落花有意,流水却不一定有情,想一想,怎一个惨字了得。可是都说男人三大喜为升官发财死老婆,既然最近财运不够亨通那桃花朵朵开也是有可能的……不对,不是这个思路。她扶额。

        正常人应该是什么想法?打助攻?玄冰觉得自己这种骨骼清奇缥缈若神的小仙女可能只能建百十座庙,毁万千姻缘,哪怕是露水情缘也不得幸免。打幼稚园以来,她帮递过情书巧克力的人们从来就没好下场,哪怕曾经情比金坚也会有狗血大戏上演,轰轰烈烈过后总是分手完事。她曾经觉得大概都是巧合,但是到了一起从Cecilia走出的,自襁褓以来的好姬友,她唯恐自己奇妙的磁场影响了阿克希亚。

       汽车窜出好久了,再过一公里就得到阿克希亚的公寓与工作室的分叉口,她觉得不能放任自己的塑料姐妹花继续在贤者的时间里思考人生的真谛,开口问道:“公司还是回家?你要是回家我还能给你做做晚饭。”即使恍惚得宛如灵魂出窍,吃货的本能也把她拉回了现实。离开了玄冰她简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全靠外卖苟。
       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爱情与面包各选其一,面包摆在面前,还要爱情干什么?什么劳什子雷伊,什么陈年旧事都被丢进废纸蒌,比舔过的盘子还干净。“上次的中餐很好吃。”阿克希亚慢慢回复,于是车一甩尾,冲向了隔壁大超市。

        两人各推一辆购物车,在各自的领悟愉快地撒欢。玄冰的购物车里是各色有机水果有机蔬菜是奶粉是燕麦是香料,是符合均衡营养健康膳食的样板。而阿克希亚篮里是薯片薯条是软糖硬糖是巧克力和爆米花,富有童趣而高热量。她们汇合时玄冰的牙都疼了。“祖宗,”她循循善诱,“求您有点人在江湖混的自觉好么?你底下的职员为了身材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中午只吃一片全麦面包是常事我们不要为了面条与自己过不去,要为健康干杯对不对?”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阿克希亚讨好地笑笑,平时别人总觉得她是座面瘫总是不苟言笑哪怕是得了什么天大的荣誉或是市场部提交的报告远超预期她也是笑容淡淡,像是应酬一般。

       其实都是假的,所谓冰山不过是一开始在纽约大律所搞global pay的大姐阿克妮斯灌输的“到了重要场合要绷起脸要严肃”的观念,到了后期简直矫枉过正,不在几个特定的人面前都像是朵高岭之花。
       “就一次啊,下不为例。” 玄冰此时倒像是个大姐其实她才刚读完MBI一年,离开校园同时。和20岁就开始在时尚圈摸爬滚打的阿克希亚相比简直虚的要死。

        “走吧,别饿着了——”她笑笑,“零食上交,办公室合理分配。”阿克希亚抗议,无效,驳回。
        “假的,骗你的。反正你吃不胖。”阿克希亚佯怒,两个女孩笑作一团。

T.B.C
*雷伊,你是男主可是你没出场,对不起雷伊,我有罪。
*试图憋出个大招,然而这大概就是传说中脑子里是九寨沟,写出来是小水坑吧……
*其实我真的排版过了,可是老福特并不给我面子……也许以后得靠截图苟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