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是个数学做不完的菜鸡

Seer/全职/螺旋圆舞曲
主叶柔/雷希/盖缪
沉迷于泽维尔/叶叶
梦想翻身的咸鱼

【主战联】My Song

第三乐章  第一部分

主Cp:雷希/盖缪/卡莱

       众所周知,海马体储存人类的记忆,而遗忘,是自我保护的机制。曾经觉得来巴黎,步入Grace. K是难以忘怀的记忆,也时常从回忆的旮旯角里缅怀,但梦醒后,她发现,时间依然模糊了曾经令她心跳如鼓的往昔,记忆中的金云的线条朦胧而暧昧,但忠诚地复制下与雷伊的任何互动。他的白衬衫,整整齐齐,在回忆中纤尘不染。

      他们没有一起看过宏伟日出,没有一起去过白沙长滩,但日月交替中的夕阳总是他们的背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雷伊?大概是他进校第一年复活节。
        那天的天气好得惊人,夕阳要被群山遮挡时,雷伊不经意抬起头,脖颈的弧度是那么好看,完美符合任何青春向文艺片。

       七色光晕染了云彩,厚厚的云层像不规则的棱镜,折射出更多,更美丽的光焰。法语教师布置了《海蒂》并要求他们写下观后感,她阅读得不快,章节也不多。刚看完海蒂第一次来到阿尔卑斯山沉醉于晚霞的部分。
       事后她认为海蒂那一天看到的,与她所见,一样美丽。而且,海蒂只有一片草甸,而她有校园里的尖塔,有浮冰漂浮的湖泊,还有背后无边无际的冷杉林。感谢夕阳,有着和晨曦一样斑斓的色彩。她重新捕捉流逝在时间里,最纯粹的想法。
       

       过去的岁月如墨影似惊鸿,她除了回忆缅怀还能也只能继续往前走,如朝圣言一步一叩拜走向麦加圣城,向老师柯尔德“教父”的地位发起挑战。

       待阿克希亚从灵魂出窍的状态下回过神来,只觉得头部和胃部隐隐作痛,还有一种消耗精力过大的疲惫,让她心中闪过和床在一起睡个地老天荒的想法。若她脆弱的胃又出问题可能会被玄冰絮叨到死的……她灌下热牛奶,从抽屉中取出梳打饼,又订了外卖才开始审视她几近疯狂状态下画出的作品。
       锥形长裙,主基调为红蓝,但紫,橙,黄,绿,金等色同样占有一定比例,讲究自然和谐之美,同色系中大多选用各种只差一两度的相似颜色,光是黄色内部色就用了26种颜色堆砌,哪怕是是紫色与玫色的过渡也用了9种。很满意,仿佛的日出盛景跃然纸上。下摆用丝绸镂空,渐变色与褶皱,营造出晶莹剔透的质感。同时与绿,紫,青相接的蓝色到最后近乎无色,意指海上冰山。
       阿克希亚想,虽然是件裙装,而且也不大符合格林的要求,毕竟他可能想要的是打歌服但这件比较适合走红毯开发布会,材质的原因也不大适合上晚宴,她还是希望能够将满意的作品呈现给雷伊看,毕竟都在『战神联盟』旗下,人数不多,抬头不见低头见。
       将灿金色加在在亮蓝色部分旁的光斑上,流畅地画下一只萌版北极狐,憨态可掬,还有九条尾巴。署名,阿克希亚,春日火焰。
     
       她把设计图发给叮叮,她的打板师,九尾狐的设想就是她提出的。她来自东方的华夏大地,最近回老家过春节,因为回家后也没下vpn,她们依靠微信联系。其实她有着不错的设计天赋又足够勤奋努力,如果当初坚持,甚至进入一线品牌当普通设计师不说板上钉钉也是迟早的事。可是她选择成为了打板师——最好的,走出了更宽广的路。阿克希亚露出一丝微笑,想了想又给了玄冰一份让她丢去备案。

       接近饭点,此时闲的不行的她秒回,好歹阿克希亚是柯尔德的继承人,四舍五入也是个CEO,能问她今天为啥不来监工吗?不能。
       发了张飞吻的挑逗表情包,她打字,“下午有空吗?”“?”除了与生意伙伴谈事她打字几乎能省则省,不是高冷,是懒。“格林说下午会请裁缝量SH他们的十九点数据。如果你有空可以继续构思契合他们气质的打歌服。”“。”“格林希望SH走禁欲风,缪斯单人组合是可爱帅气风。衣服需要一定的类似金属质感,毕竟还要配合舞步配饰应该不能太多。”对面回了个动态表情,小黄人咧着嘴对她敬了个礼。“两点半,我去接你。”之后阿克希亚没了回音,她也不在意,从抽屉中抽出小化妆包开始补妆。

       她将自己的miata倒进阿克希亚家的花架下时,阿克希亚绷着脸似乎等待许久了。她身着叮叮回老家过年前为她打板的过膝中长裙,生态主题的慈善晚宴,主题是海洋之歌,与定制它的女星尤米娜那条是同一系列。它并没有拿去发表,仅作私服。
       蓝色的素绉缎连衣裙,尤米娜走台时,穿上的是华美的礼服长裙,如海潮般的褶皱,灵感自落日海岸,素绉缎的光泽从每一个角度看来都有不同的深浅光辉,使整件衣服看起来像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海中砗磲一般,绝妙而虚幻。特殊的纱料紧贴在素绉缎上,轻薄得甚至无法遮盖墨蓝色自带的光芒,但纱料反射光线的频率与素绉缎并不一致,于是蓝色的光芒便在深浅变化之中蒙上另一层明暗变化。
       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落日使海面如此多姿,云霞映在海上,远处是墨蓝色的即将被黑夜笼罩的静海,近处是挽留夕阳的海滩,稀碎的,白银为底的珠片似高光,作为裙子的点缀。走步时波浪形的裙摆上一层层地荡漾开来,仿佛落潮的海浪,轻轻拍击沙滩。私服的裙角则几乎没有点缀,修身款,线条简洁,版型走线类似,但它的装饰则主要依靠褶皱,再配上产自大溪地的黑珍珠点缀,既显气质高贵又奢华内蕴。
       阿克希亚妆容精致,脚穿恨天高,平地拔高到一米八,战斗状态啊。

      
       她吹了声口哨,接过保时捷钥匙。待阿克希亚坐稳后开始风驰电掣,在吊销驾照的边缘疯狂试探,半小时路程生生挤成十八分钟。半途接到工作狂叮叮的消息,说她即将在中国登机。叮叮此行请假五天,一天用于倒时差,三天过春节,一天则送给两次航班,这还得亏她老家刚开通直飞巴黎的航线,否则连大年初二走亲戚的时间都挤不出。毕竟要赶接下来的大秀,别人春节三亚马代新加坡,她忙得四脚朝天。一到此时就嚷嚷加薪,振振有词称这是春节症候群。平常阿克希亚还有心思问问有没有带她热爱的火锅料和韭菜猪肉饺子,但此刻她甚至如初出茅庐的菜鸟设计师要操刀大秀一般紧张万分,第一次战役即将打响,她已经迈开腿宛如超模走台气场全开杀进大楼里。

       排练室里是位老熟人,鲁斯王。他是华裔,平时总能与叮叮聊两句。正被他折腾的是卡修斯,发色是纯粹的浅金色,旁边是小声与布莱克的交流的雷伊。阿克希亚突然哑火了,唯恐自己再次失态,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角落剩下窃窃私语的盖亚与缪斯,她端详缪斯片刻后确认她的气质不亚于超模,足以撑起她的红裙。等待的时间够长,足够她将自己收拾妥当,还能将纸质稿输入电脑在数位板上再做修改。

      可能是她的眼神太过明显,疑似情侣的一对儿停止谈话开始像她看来。阿克希亚弯弯唇,虽然幅度小得有些像扯,努力发射友善的电波。在一片尴尬的气氛中,格林小跑过来救了场。阿克希亚身旁的玄冰抢先开口:“格林,我们设计好了一件礼服,可以用于第一次发布会。”pad上是阿克希亚刚用蓝牙传输的电子版,她挑出完成度最高的那张给格林。“当然,今天刚出初稿,回去后会继续完善。”
       “打歌服,私服风格待定?”格林面上的表情相当满意。“有想法。”她在相册翻找几下,是双罗马凉鞋,绑绳拉至膝盖,编织的网状图案会在身上显出扭曲的美感,上身搭配迷彩长衬衫。她解释:“缪斯小姐的腿长且笔直,这种风格难以驾驭且能突出她的优点,以后私服出街可以往这种方向发展。”作为曾经一手带出布鲁这等双料影帝的金牌经纪人,自有其过人之处,当即排版:“可以,这两套的定金之后我们会交付。合同可以今晚发过来,谈妥后签订。”玄冰点头,开始在平板上起草文书。

       没人打扰她的思绪了,她开始直愣愣地盯着脚尖发呆。下午三点的和煦的阳光射进透明玻璃,鞋上的水钻闪闪发亮,她除了工作笨拙地像个小孩。雷伊……想着,她抬起头,却看到一张放大了数倍的脸,SH三人都应上前来,正中间的是雷伊,他正向她伸出手来。这时她才发觉自己的双拳刚才攥得过紧,掌心间已留下清晰的痕迹,传来细细碎碎的痛,像是提醒她,你该清醒些,想想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师姐,好久不见。”真是久违了的声音,算下,她竟有些恼恨。我的大名也许不算如雷贯耳,可是若你在设计师群体里打听我也不应该是被所有人遗忘的,一文不值的尘埃。为什么不来找我?这句好久不见不应该发生在这么真的迟,至少不该是现在。

       可曾经的习惯让她依然对他展露笑颜。“是啊,好久不见。”

T.B.C.
*雷伊上线!下章卡莱/莱修我决定改成爱情向,无差就是了【觉得不写肉都一样不必分攻受的小声bb】
*叮叮即将上线!试图用她搞个大事情en

评论(3)

热度(9)